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顶点小说网 -> 历史军事 -> 北宋大丈夫

第416章 文武双修(为‘白色苍苍’加更)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沈安先是一笑,这笑容看着有些邪气,欧阳修老眼昏花没发现。

    “那梁氏的夫君远在屈野河,她就是独守空闺……而且她是汉人,频繁进宫作甚?”

    欧阳修摇头,老头并不擅长分析这些,有些茫然。

    沈安觉得自己是抛媚眼给瞎子看,但为了争取同盟军,还是分析了下去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赵祯这几天的心情极好,胃口也好,笑眯眯的。

    “陛下,没藏讹庞谋逆……西夏内部必然会乱作一团,大宋……可否趁机夺回旧地?”

    韩琦这几天一直在酝酿着这个建议,可以称得上是废寝忘食。

    他的眼中血丝密布,神色却很是振奋。

    “夺回旧地?”

    所谓的旧地,西夏目前的地盘都可以说是大宋的旧地,固有疆土。

    赵祯心动了。

    “神威弩在府州和邕州很出色,以往西夏人的骑兵能肆虐,就是因为大宋的弩箭射的不够远,弓箭太近,只是两次就要接敌了,作用不大……”

    神威弩!

    哪怕不愿意,可韩琦依旧承认了神威弩的巨大作用。

    这是在为神威弩的发明人沈安鼓掌,为他张目。

    赵祯颔首道:“神威弩两次立功,朕想到了沈安,若非如此,他中午回京,第二日才来禀告,朕就饶不了他。”

    啥子?

    韩琦只觉得一股子热血往脑子里冲,他的身体摇晃了一下,嘴唇蠕动,最终却没说出那些话来。

    那小子说自己是傍晚才进的汴梁城,老夫这才大包大揽的答应给他说情,可他竟然撒谎!

    韩琦气的身上的肥肉乱颤,他努力呼吸着,默念着‘老夫是首相,老夫是首相,不和他一般见识’。

    连续念了三遍,韩琦的情绪神奇的平息了。

    “陛下,谋逆必须要快,臣敢打赌,此刻没藏讹庞正坐在那张椅子上焦头烂额,那些还在效忠李家,对他不服气的权贵们正在调集兵力,准备来一次平叛……陛下,这是千古难逢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韩琦的眼中在闪烁着光芒。

    陈忠珩想了想,记得一个经常被人欺负的小内侍就有过这等眼神。

    那个小内侍被欺负也不吭声,直至抓住了那几个恶人的把柄,然后悄然捅了上去,大仇得报。

    那时的小内侍,眼中的光芒就和此刻的韩琦类似。

    韩琦想报仇!

    好水川之败仿佛是个梦魇,成为了他的负担。若是能击败西夏人,那么他就算是圆满了。

    而且这个建议是在曾公亮没回来的时候提出来的,成功之后,曾公亮没法分润功劳。

    这些算计早就在韩琦的脑海中,所以此刻说出来颇为从容。

    赵祯迟疑了,这是一个很大的建议,大到能决定大宋未来五十年的命运。

    若是战胜了……自然好说。

    但若是败了呢?

    他要仔细想想,而且这等事不是宰辅们就能决断的,重臣们也得参与,集思广益。

    他看了孙抃一眼,老孙老眼朦胧的在发呆。

    哎!这个孙抃没啥用啊!

    “叫包拯、欧阳修等人来议事。”

    稍后这些人来了,欧阳修进来时说道:“陛下,沈安也有些看法想说,只是被拦在了外面。”

    赵祯诧异的道:“为何没有禀告?”

    陈忠珩微微点头,然后亲自出去查看。

    他一路到了宫门外,就见沈安在和侍卫吵架。

    “凭什么不给某进去?”

    沈安的气焰嚣张,侍卫也不弱,冷冰冰的道:“您的板甲不能穿进去。”

    陈忠珩干咳一声,沈安马上就怒道:“老陈,这人竟然不给某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?”

    陈忠珩问道。

    侍卫看了沈安一眼,说道:“都知,他的背上套了一块薄钢板。”

    陈忠珩一脸黑线的问道:“这是皇宫,你怕什么?”

    皇宫之中难道会有人刺杀你?

    沈安振振有词的道:“殿试之后,那些权贵发狂了,有人悬赏一千贯要某的命,某弄块钢板护身难道不行吗?上次有人捅某的腰子你忘了?”

    被捅腰子的遭遇让人后怕不已,所以哥弄个钢板防身不行吗?

    陈忠珩纠结的道:“先弄出来吧,等出来时再戴回去。”

    沈安心中不满,嘟囔道:“老陈,若是有人对某下手,你要负责!”

    陈忠珩无可奈何的道:“好,某负责。”

    哐当!

    薄钢板掉落下来,沈安本想接住,可却失手了。

    薄铁板的朝外一面竟然有个小套子,上面插着一根粗长的……钢钎,也可以叫做钢针。

    陈忠珩的眼珠子都差点爆了出来,他蹲下去,把钢针拔出来,想了一下扎进人体里的效果,不禁打了个寒颤。

    他回头问道: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钢针在阳光下闪闪发光,侍卫后怕不已,然后警惕的看着沈安,手握刀柄,随时准备动手。

    沈安理直气壮的道:“别人要来刺杀某……某是文官,可也上能阵杀敌。身为一个文武双修的官员,某随身带着兵器,不行吗?”

    陈忠珩仔细看着他,沈安坦然的道:“别想什么行刺官家,某吃饱撑的?”

    老赵虽然软弱了些,可对沈安还行,所以别人行刺都有可能,他没可能。

    陈忠珩起身道:“跟某进来,稍后官家会做主。”

    这事儿他没法处置,只能等赵祯出手。

    一路进宫,在殿外等候时,沈安听到韩琦正在激情四射的说话。

    “……李家在西夏多年,笼络了多少权贵?没藏讹庞以为谋逆就能坐稳江山吗?他错了,那些权贵会源源不断的来讨伐他,而大宋趁机出击,内忧外患之下,大宋……必胜!必胜!”

    他最后挥舞了一下拳头,仿佛没藏讹庞就在身前,被自己一拳撂倒。

    他的气势很足,包拯等人也为了这个庞大的计划而陶醉,仿佛西夏瓦解就在眼前。

    “陛下,沈安来了。”

    沈安的到来打破了韩琦的气势,他吸吸鼻子,揉揉大肚子,不满的道:“有事快快说来。”

    这里在商议国家大事,你沈安的那点小事就改天不行吗?

    陈忠珩说道:“沈安先前戴了薄钢板在背上,上面有根钢针……”

    尼玛!

    行刺!

    韩琦几乎是第一时间反应过来了,然后觉得不对。

    沈安没动机啊!

    赵祯淡淡的道:“他先前和张八年说过了,进不来的。”

    这货早就给张八年备过案了,只是想借机闹腾而已,不知道是为啥。

    沈安说道:“陛下,有人悬赏一千贯,说是要刺杀臣。”

    这就是原因。

    陛下,那些人要对臣下黑手了啊!您管不管?

    他很是笃定的道:“臣琢磨了许久,觉着和臣有生死大仇的一个没有,最大的仇家就是那些被太学拒之门外的权贵……”

    陛下,凶手可是给您点出来了啊!

    赵祯淡淡的道:“说是说,动手了朕再说。”

    这种恐吓多了去,你竟然被吓的披盔戴甲,还不惜闹腾也要让朕做主,丢不丢人?!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韩琦也想通了前因后果,不禁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包拯一脸黑线,怒瞪了沈安一眼。

    你就不能胆大些吗?丢人现眼的玩意儿!

    沈安可以在沙场上果敢拼命,但却不想在和平时期被偷袭。

    他在琢磨着这事儿是谁干的,抓到后怎么收拾……

    “你来作甚?”

    赵祯被韩琦一番话说的激情奔涌,有些意动了。

    沈安干咳一声,说道:“陛下,臣觉着……没藏讹庞怕是没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赵祯有些不耐烦了。

    最近他觉得有些懒,难得有提振精神的机会,不想被打扰。

    什么意思?

    沈安说道:“陛下,李谅祚的表嫂梁氏经常进宫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又如何?”

    韩琦不耐烦了。

    我曰你仙人板板!

    沈安怒道:“关系大了去!那梁氏是独守空闺!”

    殿内静默了一瞬,包拯问道:“独守空闺怎么了?”

    这年头对女人的要求不算高,但夫君在外,女人要守着,别红杏出墙,这是基本的道德准则,所以大家没觉得啥。

    沈安说道:“那里是西夏……”

    赵祯脱口而出道:“勾……”

    勾搭吗?

    官家的词还是挺多的啊!

    勾搭成奸!

    韩琦不悦的道:“此事只是你的臆测罢了,怎能当真?”

    他在鼓动皇帝做好战争准备,只等没藏讹庞谋逆成功的消息传来,就开拔到边境地带去,给陷入内乱的西夏人致命一击。

    沈安说道:“枢密院的探子说那梁氏频繁出入宫禁,这定然是有奸情。”

    十四岁的李谅祚功能很强大,腰子不错。

    梁太后梁太后,自然是先成为了皇后才能成为太后,也就是说,李谅祚干掉了没藏讹庞之后,就把梁氏这位表嫂立为皇后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野心勃勃的女人,手腕也了得。

    她和李谅祚通奸,不会是什么爱情。

    “李谅祚才十四岁。”

    韩琦的驳斥很给力,一个十四岁的半大孩子哪有那么大的欲望去勾搭自己的表嫂?

    可若是梁氏勾引李谅祚呢?

    “李谅祚身处危机之中,他需要在没藏讹庞的身边埋下一个眼线,以确保自己能先下手为强。”

    沈安的坚持在君臣看来很是可笑,赵祯说道:“这只是猜测,此事你无需管,且等消息来了再说。”

    沈安就是担心这群君臣在府州大捷和击败交趾的鼓舞下,做出和历史相反的选择。

    还要等消息吗?

    那就好。

    他很期待消息传到的那一天。

    在此之前,他想先找到那个悬赏干掉自己的家伙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三更送上,月票……
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
21点的攻略和必胜法